瞿秋白 多余的话

瞿秋白:多余的话

就是有话,也是可说可不说的了。 但是,不幸我卷入了“历史的纠葛”――直到现在,外间好些人还以为我是怎样怎样的。我不怕人家责备、归罪,我倒怕人家“钦佩”...

搜狐网

中共平反瞿秋白始末:在自我纠错中前行

每一次的纠正与突破,都体现了中共在反思过去的道路、结合现实需要而作出的自我调整,这一思路在对瞿秋白的评价问题上,表现得尤其突出。 《多余的话》 瞿秋白,1927...

搜狐网